常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大学生因挂科太多未拿到毕业证跳楼

发布时间:2019-12-01 18:51:24 编辑:笔名

大学生因挂科太多未拿到毕业证跳楼

昨日下午,坐在华西医院,李淑清忍不住号啕大哭。丈夫老黄坐在一旁不住哽咽,手里紧紧捏着一双拖鞋。拖鞋是儿子平娃的。平娃现在正躺在病床上,全身发白,导尿管里滴的尽是血。

昨日中午12时10分左右。佳灵路九峰汽配城芙蓉院一栋4单元502室,李淑清正在租住的房屋里做饭,楼下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大儿黄非以为有人扔了什么东西,从窗户伸出头,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是平娃!”平娃是他弟弟黄明明的小名。

母子俩冲下楼。黄明明躺在地上,脸色发白,嘴不能言。有人拨打了110、120。救护车将黄明明送到簇桥镇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正在外边给人擦鞋的老黄也赶到了医院。

昨日下午1时许,赶到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时,医生正准备给黄明明转院。“脾破裂、肝破裂、脊椎断裂……”李淑清不愿上车,一直痛哭。不久,医护人员将其扶上车,与伤者一起送到华西医院急诊部。

其实,李淑清一家最近一直在提防着小儿子平娃。最近平娃总是唉声叹气,老说“毕业证都没拿到,好没面子哦”。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在此之前,平娃因为挂科太多,没拿到毕业证。

老黄老家在井研县农村。平娃从小成绩就好,后来还考上了重点中学乐山市第一中学。为了供平娃读书,老黄两口子10年前就来到成都擦皮鞋。但平娃高中时因为生病,只考取了个专科学校,此后一直郁郁寡欢。

辅导老师杨老师说,大一开学没多久,他就发现黄明明不愿与人沟通,与他说话都小心翼翼的。“只要有一点成绩,我都要努力表扬他,但如果有错误,我一点都不敢批评。”为此,杨老师没少跟老黄联系。杨老师说,从大一开始,黄明明语文就不及格,到毕业时,有好几门功课都挂了,按规定不能毕业。不过杨老师遗憾地说,黄明明其实还有两次补考机会。(应当事人要求,文中皆系化名)本报 苟明 实习 向晨晨

节能
新机上市
养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