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20世紀書畫名家作品陷入保管困局

发布时间:2019-11-09 01:42:51 编辑:笔名

20世纪书画名家作品陷入保管困局

近日,李可染遗产纠纷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其实,此案不仅关乎家族成员的利益分配,也牵扯到文化遗产如何保存的重大课题

李可染生于上世纪初期,这一时期前后诞生了许多书画名家,如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黄胄、郭味蕖、陆俨少、赖少其、关山月、傅抱石等等他们去世的时候,国家尚未建立统一成熟的收藏机制,所以多数人的作品及收藏留给了后代后代对于这批宝贵的遗产,多采用两种处理方式,一是家族保管,如李可染作品交由李可染夫人邹佩珠托管,如何处置则由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来决定;二是家族捐赠,然后由受赠机构(多为画家出生地地方政府)为画家修建或者提供个人作品馆,北京的徐悲鸿纪念馆、山东的李苦禅纪念馆、浙江的潘天寿纪念馆等,均依此例建立另有极少数人的作品捐赠给了综合性的博物馆或美术馆,如黄宾虹就是由其好友傅雷牵头和协调,将4000多件作品捐给浙江博物馆收藏

目前,这两种收藏管理方式都陷入困局

作品流传故事可写传奇

名家作品及收藏至今仍能较为集中地由家属或艺术机构保管的,都有一段堪称传奇的经历

1969年,为保存作品,李可染特地让在河南工作的大儿子李玉双将作品从北京运到河南李玉双在博客中回忆:运箱子时是大冬天,耳朵冻得疼火车运到洛阳,再想办法让我们厂里派车,当时我在厂里头朋友多我们那儿是集体宿舍,六七个人住一起,根本没法搁,搁那儿也不安全我就找个老工人,把两个箱子都放他那儿,他也不知道那里面有画,放了3年

据郭味蕖之子、着名花鸟画家郭怡孮介绍,郭味蕖的作品在“文革”中丢了一半,其中花卉类丢了2/3若不是好友相助,流失得还可能更多“文革”时,郭味蕖被抄家,作品搁在一个大院里一位张姓好友知道其价值,装成捡破烂的,捡回200多张丢失的作品偶尔散见于各大拍卖行,家属只能重新买回,多数则不知所踪,很是令人痛惜

李苦禅之子、全国政协委员李燕告诉,李苦禅纪念馆中齐白石给李苦禅的书信,可以说是拿命换来的“文革”抄家后,齐白石的书信被放在贴了封条的大箱子里,李燕费了好大劲做了一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封条,趁着红卫兵不注意的时候,冒险溜进屋子,揭了封条拿回书信,又贴上自制的封条以防被人发现直到如今他还记得红卫兵嘀咕:“好像有齐白石的书信啊,怎么没了”

家属手中的宝贝成了烫手山芋

历经劫难的作品,家属一般不愿卖,一怕有违先辈的遗志,二是担不起不肖的骂名

不过,多数书画名家育有多个子女,对于作品的处理,各有各的想法,大家意见很难统一,如果没有一个镇得住场的主心骨,很容易因此闹上法庭再就是保存管理是一门专业的学问,如果后人都干其他行当去了,收藏管理就难上加难不卖也有问题,作品的保存管理成为家属沉重的负担

以郭味蕖家族为例郭怡孮介绍,本来郭家打算按照一般的模式,将作品捐给山东老家,由政府出面管理;但当地政府考虑到长期管理的难度,采取了政府提供政策支持、郭家家族管理的方式为了保存郭味蕖的作品,郭家自己筹集了3000多万元,在老家盖了郭味蕖纪念馆但是盖馆容易养馆难,人力、物力都需要大投入,目前纪念馆连最基本的恒温恒湿条件都不能提供后代子孙能否继续这项事业也是郭怡孮的担忧,因为家族管理很难保持连续性,有太多不可预知的因素

并不是所有家族都能像郭家那样,有能力、有精力为作品找到一个归宿,陈列并展览,有的名家作品则只能藏于家族之中,“养在深闺人不识”由于目前国内没有专业的书画托管机构,值钱的画放在家里又不安全,有的就将画放到了银行这样的保管机构但后者并不懂书画保管,前几年吴湖帆画作遭遇水患,就是一个教训吴湖帆家属将10件精品书画存放于中国银行上海分行的保险箱,委托其保管,不料银行中心库房淹水,所有作品均遭破坏,其中8件完全被水浸透尽管后来银行做了金钱赔偿,但是画作的损害却无法弥补

郭怡孮说:“如果有收藏资金,有稳定的机制,家属会非常乐意将作品捐出来交由国家收藏目前国家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来收藏一批好作品,不然作品流散的可能性很大,越往后收藏越难作品国家收藏后,还应考虑陈列的问题,不能从此将作品打入冷宫,谁也见不着了”

地方名家馆的难题:一任主管一个脾气

至于分散在各地的名家馆,得到的不同待遇和地方领导直接相关,和主管领导对国家软实力、文化遗产保护的认识及自身的知识修养、脾气秉性密切相关李燕说:“所有这些馆的命运都拴在地方领导人身上,它是一个变数,令人担忧而且捐赠家属无可奈何,因为作品一旦捐出,家属就没有任何权利”

李燕认为目前有两种名家馆情况较好其一是由内行来管理,有良好的硬件,且国家解决经费——馆员的工资、活动经费、宣传经费等,目前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仅有徐悲鸿纪念馆一家,因为该馆徐悲鸿作品及收藏的数量、质量,全国没有第二个馆可以媲美其二是有地方领导重视,像南方的陆俨少、潘天寿、赖少其的个人馆

为什么要强调地方领导的态度李燕说:“一任主管一个脾气,上任领导重视,下任领导就不见得了有领导抱怨名家馆总办一个人的展览,认为可以租出去部分搞创收,甚至提议将画家的画室改做歌舞厅,他们觉得已故画家的工作室犯不着要这么大的地方有的领导因为将纪念馆当做上任的政绩,认为前任领导弄的馆给政府添麻烦了,将纪念馆当做包袱所以做得像样的馆,隔一段时间去很可能就面目全非,变成了小卖部,画家生前使用的案子上,净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领导的态度是个变数,名家馆的日常管理也缺乏专业态度多数馆硬件条件不合格,比如最基本的条件——恒温恒湿、防紫外线、防红外线、防虫、防盗、防粉尘,都难以提供李燕介绍,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有的名家馆不归文博口,指派来的人有的并不懂行行政级别低的馆则如果领导不重视,就处在后娘养的地位,凡事得层层上报、层层审批,在人员调配、资金申请方面很困难还有的馆就更不像话了,家属捐了作品,当地政府说自即日起就不要对这些画说三道四;有的家属惊讶地在拍场发现自己捐的作品

李燕曾听某些人士对画家家属慨叹:“早知道这个样子,你卖掉好了我肯花钱买就会好好保护,出画集、办展览,老百姓可以看到谁也不敢乱拿” 李燕认为,国家应成立统一的管理机构,建立作品保护的长效机制

在国家收藏管理方面,中国美术馆和上海博物馆做出了表率除每年不定期地推出馆藏作品展外,2008年中国美术馆还推出“长风万里西部情”展,将馆藏作品巡展到全国各地2004年上海博物馆为在1951年捐赠大克鼎和大盂鼎的潘达于举办了捐赠回顾特展,以表彰潘达于的爱国精神

儿童咳嗽吃什么专用药好呢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